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青葱/0319贺]不倒翁倒下来  

2009-03-23 18:05:03|  分类: 「Gintama」青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送给澜亲爱的生日贺文。


[青葱/十四篇]不倒翁倒下来

[不倒翁倒下去——]





进入夏天以后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的高温。没有降雨。也没有风。大地干燥得仿佛随时都会裂开巨大的口子将路人吞噬。
罪魁祸首火辣辣地挂在天空的最上头,也没有遮拦,嚣张地散发着大量的光和热,持久得让人有种失去了夜晚的错觉。

[……这该死的鬼天气。]男人似是有些疲累地抱怨了一句,然后烦躁地咬上还未点燃的烟,下一秒便觉得烟草的另一端已经被灼得烧了起来。
他恶狠狠地取下烟,瞪了一眼头顶的太阳。

[土方先生,火气大会死很快的。]少年慵懒地走在男人旁边,双手叠于脑后。口气很是悠闲。
[啧。]真选组副长不耐烦地甩了甩手上拎着的黑色制服没有答腔。
[……虽然这确实是我所希望的啦,]少年灿烂地绽开一个笑脸,[不过这天气真的是·好·讨·厌·啊~~~真想叫太阳公公快点去死呢——]少年拖着长长的尾音这么说着,平静的话里像往常一样暗藏杀机。

……BOMB!

[我靠总悟你小子在干吗!!]
[叫太阳公公快点去死。]
[……你瞄准哪里!!……你分明是想叫我快点去死吧!是的吧!!就是这样的吧!!!]
[嘛嘛土方先生火气不要这么大嘛。]
[你就是想气死我吗死小鬼!!]
[(手搭凉棚状)哎呀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啦。]
[你妈妈没教过你别人说话的时候就要好好听着不要东张西望吗混蛋?!……]
……


[所以我说出事了嘛。你偏不信。]


[这是这个月来第三次发生屯所被袭击的事件。]真选组副长冷冷地扫视了一圈面前的队员,“啪”地将报告甩在地上,[按道理说在发生过两次类似的事件之后就应该立刻被重视起来,你们到底是为什么会眼睁睁看着浪人走进来还欢送他出去啊!!!脑子里长蛆了吗你们??!!!!]
[不,不是这样的十四……炸弹不是老师放的!是……]近藤坐在一旁支支吾吾地打断道,[是我的痔疮……]
[………………你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痔疮啊混蛋!!!会引起屯所爆炸!!!再蠢也不带你这样的!!(信不信我踩死你啊大猩猩……!)]
[对不起啊十四——!(泪)但是这真的不是老师做的!老师是好人!他还帮我割除了痔疮……]
[人家帮你割痔疮就是好人……?指不定还被他割走了什么呢……………………………………!]
[……十,十四好可怕…………TAT]

好不容易布置完警戒。在一片哀嚎声中宣布完散会后,土方十四郎按着酸痛的脖子准备回房。
……啧,之前因为总悟那小子冷不防的一炮给扭到了,果然是人老了么……

他“唰”地拉开纸门,夕阳的余晖依旧刺眼,晃花了他的视线。


[……翁倒下去——]

有模糊的影像在面前一晃而过。伴随着没有起伏的少年特有的慵懒音色。
断了的话语。


[十四?怎么了?愣在这里一动不动的。]
[……我是不是真的老了啊,近藤老大。]
[诶?]
[啊,没什么。]男人随意地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由于男人背对着自己的关系,近藤看不见他的动作他的表情。
但大概能猜到是习惯性地点了支烟轻轻叼在嘴里。

隐约的烟雾升腾开来。



人的一生会经历很多事情。会遇上臭味相投的朋友,也会撞见总是兵戎相见的死对头。会登上人生顶峰,也会深陷低谷品尝失意。会记得一些人,也会忘记一些人。会记得一些事,但同时也在不停地忘记。
会记得。会忘记。这大概是人生的重头戏。
很多事情都在当时口口声声地说着[会一直在心里,不会忘记],却在多少年后不留痕迹。明明不论何时都不愿变成这样,但最后还是无能为力,还是只能轻描淡写地将其抹去。
谁说过[会在心里]。

又到底去了谁的心里。


转过拐角的时候土方十四郎无意识地朝墙头扫了一眼。只不过是在意刚才刺眼的阳光而已,却意外地看见了翘会的人。
有过一瞬的失神。
不知道是因为夕阳渲染得太过虚幻,还是少年坐在墙头的背影太过瘦弱安静的原因,他的心一抖,脑袋里条件反射地蹦出[孤单]这样的词藻。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土方十四郎你果然老了,老眼昏花了,连思维也不正常了,这种词汇再怎么演变哪怕到几千亿年后世界毁灭也绝对用不到这个S狂死小鬼身上。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

他死命地拍打着自己的额头想让自己清醒,动作既滑稽又可笑。


[……不倒翁……——]

他猛地顿住了。仰起头的时候正好刮来一阵大风,卷起庭院里的沙石树叶舞得欢快,却极不适时地模糊了他的视线。

墙头上少年单薄的身子在风中摇摇晃晃,栗色的头发被风抚得很乱很乱。但他丝毫没有在意。他专注地看着大街上的某一点。仿佛专注到忘记时间和空间。他侧过头。

真选组副长觉得自己的心似乎狠狠地抽了一下,又好像是被谁打了一记闷拳,一阵阵地抽搐一阵阵地痛。
叼了很久的烟随着他细小的抖动不动声色地撒下点点灰烬。
他看见少年有着寞落夕阳颜色的瞳里流露出陌生的情感,在血红色里一点点变得浓重,像新绘就的水墨画一般,化开来,化开来,浓重地铺满每个角落。

但他叫不出那被层层渲染的名字。
他只能蹙眉唤过少年。

[总悟。]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非常不稳定的声线,干涩的嗓音。他一如往常一样这么唤他,也不在意少年多少年来对于这个称呼的暗自介怀,却叫得异常的艰难。

是不是声音太微弱。少年没有动。

[总悟——!]声音被陡然放大,夹杂着愤怒的情绪。好像要把怎样的不对劲全部震开。

为什么要生气。土方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在跳,心情似乎莫名其妙就变得很糟糕。耳膜因为那声吼叫也被震得嗡嗡响。
该死的。他暗想。不就是一个小鬼,学别人装什么……!
平常的这个时候难道不是都在搞什么诅咒么!那就给我乖乖地诅咒不就好了!……该死的……

从墙头上投下被拖得很长的影。细长的影,像少年一样单薄易碎的感觉。
轻微地晃动了一下。

[坐在那里做什么!快给我下来死小鬼!]
[啊啊……土方老妈子。]

少年坐在墙头上自顾自地翻了个白眼。

完全看不出刚才那种落寞的感觉。
是错觉吧。

对对。是错觉。一定是错觉。男人这么自嘲地想,啊啊啊真是老妈子了真是老了啊混账。

[咳……啊,那个……在看什么啊那么入神,风大,小心摔下来……]
[……喔。]还以为会来找自己算账,关于翘掉开会之类的事……什么嘛……

[才不会掉下来。]隔了很久冲田才又搭腔。他悠悠地晃了晃身子——大概是在晃脚——转回了头。口气很淡。很淡很淡。就连声音也小得好像听不见。

[……总之你先下来……]总觉得心里烦躁不安。不耐烦的情绪在某个角落里暗暗滋长。明明没有来由。

[……]少年回头看了他一眼,[我的话这么没有可信度么。]背着光的脸本应看不清表情,但土方却很清晰地看到他用力地皱起眉头,还有那冷冷的一瞥。
他不由得停下了思维。

[……这不是可信度的问题……]

[不倒翁倒下去——]
黄昏的大街上,孩童清晰的语言终于得以传进耳里。

不倒翁倒下去。
倒下去……
倒下去——



夕阳也快要落下去了。如同被谁驱赶一般的连滚带爬。路上稀稀落落的,似乎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偶尔的会有上班族因为加班,低头看着表匆匆地跑过。
街上的灯笼也开始被慢慢地点上。

大概是个寂静的夜。人们一如既往地睡下,安恬地进入梦乡,然后……
一睡不醒?


土方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黑暗中房间的轮廓奇怪得清晰到不能再清晰,就好像傍晚时冲田总悟的那一瞥。
冷极的一瞥。比最初看到的少年眼中不知名的情绪更来得让他心烦。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他忽然想起每晚睡着以前总会在房外听到奇奇怪怪的声响。隐约地飘荡着[土方去死吧~~去死吧~吧吧吧]之类的诡异句子。
但是这一天没有。
确切来说是这一天刚睡下时并没有任何怪声。然而没多久他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噔噔噔,噔噔噔。队士们慌乱的喊叫声。各种各样嘈杂的声响。

他“嘭”地拉开纸门,随手抓住经过的队士:[发生什么事了?]
[火!火……救火!!]
[哪里着火了?]
[一,一番……!]

真选组副长扔下刚才还在被自己[亲切]询问的队士就往外跑。





[……刚才翘会了?]
[干嘛。]
[你小子现在越来越嚣张了。]
[嘁。是嘛。我怎么不觉得。]
[以前顶多也就翘翘班什么的……]
[还有谋杀副长。]
[……]
[土方你快点死掉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他觉得自己的咀嚼肌不听话地抽搐了一下。

[……总之这两天注意安全。最近总有浪人混进局里。……啧都是因为你刚才不去开会,还要我额外复述一遍。死小鬼。]
[开口死小鬼闭口死小鬼你够了啊。混蛋土方。]
[……你不还是在上司的名字前面乱加定语可恶!]
[反正我才不需要你来担心。]
[……诶??]
[安全什么的,你先关心好自己吧混蛋土方。]
[……!!!]







不是说自己的安全不需要人来担心么……!混账!
没有可信度什么的……还不是自己这么表现的!
……要是被烧得怎么样了可别想让我轻易饶过你死小鬼……!

[……不倒翁倒下来——]

倒下来……



[……十四郎,最近小总总是无精打采的,是道场里出什么事了吗?]
[呃?道场?]绑着马尾的男人大口吃着土方特制茶泡饭连头也没抬,[……没有。]
[诶……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谁晓得。]
[不如这样吧,十四郎,我们去找小总出来玩吧。小孩子总会喜欢玩游戏的。]
[我才没有闲工夫陪那种死小鬼……]反正过阵子他就会自己好的。



[不倒翁倒下来——]

他停下脚步四处张望。这个时间了,怎么还有会小孩子在街上玩游戏?

[不倒翁倒下来——]

一遍一遍。
慵懒的嗓音。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对于这句话的熟悉感。或者说是对于这个游戏。
[反正过阵子他就会自己好的。]
[反正过阵子他就会自己好的。]

那是一种信赖吗。




[不倒翁倒下来——]
[啊拉小总你不高兴吗?]
[什么破游戏嘛,很幼稚诶。]栗发的孩童不屑地撇嘴,[反正这种事情又是混蛋土方你搞出来的吧。无聊。]
[死小鬼你说什么呢——]我真的打你喔!真的喔混蛋!
[你这是对待前辈的态度吗!!死人土方!!]
……




[不倒翁倒下来——倒下来——]

[……游戏该结束了吧。]
土方站在庭院的树下燃了烟,猩红的点在夜色里戳出一个红窟窿来。

[……]树上有窸窸窣窣的声响,好像有谁调整了一下坐姿轻轻地靠在了树干上。
[……嘁。]熟悉的单音。

不知是否带了笑意。





并不是不信赖。
从很多年以前那种信赖就已经扎根了下来。它有太多种形式。而我们只看透了其中之一。
只不过是这样。

如此而已。



[……我说,一番队怎么着火了。]
[我在烧小人的时候不当心燃了。]
[……你小子——!]
[所以我就说混蛋土方你死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啊——!]
[你竟然还敢给我大义凌然可恶!]



其实一直都是相信的。
心里一直都是相信的。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相信你说会好好照顾自己。相信你说没有问题。哪怕相信你的玩笑话——
毕竟它已成习惯。

只不过是因为太在乎,颠覆了原本的形式。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

他想起多少年前被少年毫不留情地称作[幼稚]的游戏,终于明白。
这不倒翁一般的信赖。

其实根本不曾倒下来。








倚着树干细细踩灭了烟,男人在夜色里轻声地笑起来。

[不倒翁倒下来——]



Fin.

关于文章有话要讲。
可能有人注意到一开始的[不倒翁倒下去]和最后的[不倒翁倒下来]。这个其实有点隐含义。我不会承认是我的失误的——!一开始的[不倒翁倒下去]基本上都是龙套在说(误很大),变成[不倒翁倒下来]的时候就是跟青葱有关了。就是这样。太没意义了——!
文里纠结的问题是[信赖]与否。是说两个人原本就是存在信赖的,但是因为后来羁绊深了(?)所以表达的形式有了不同,也因为太在乎的关系有时候会忽略其实应该学会放手、去信赖对方。因为这篇是十四篇,所以只讲了十四的部分。如果可能的话会有总悟篇的。怎么办我觉得好玄——!
另提,总悟篇如果有的话角度会不同。不会是[信赖]的问题。大概会和这个游戏有更多的关联。
说到游戏……大家知道[不倒翁倒下去]咩?囧。跟我们这里的一个游戏很像啦……但是它也有很多叫法……比如什么……红灯绿灯停啦……一步一回头啦……名字都好诡异囧……

……好吧对不起其实我又搞砸了orz。我又虎头蛇尾了orz。这本该是个很萌的切入点——!嘶吼(你够
……下手轻点啊亲爱的们。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