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西京]跌宕起伏(误)的节日?糟糕的二月十四  

2009-02-15 17:48:23|  分类: 「???」???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糟糕文。慎入。
汐君+阿彻+阿璃的组合。请不要期待(咦)。
 
[西京]跌宕起伏(误)的节日?糟糕的二月十四
 
214日,大概是个糟糕的日子。
 
*
早上醒来的时候覆汐并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对劲。
 
太阳挂得还不高,却莫名的有点晒,晃得他睁不开眼。
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抬手挡住阳光,顺带抓了抓脑袋。
 
天空格外干净。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看着天这么想——自己大概真的是闲散过头了。
 
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偶尔有风吹过,树枝便摩挲着发出沙沙的好听声音。
 
[应该是个好日子。]他一边不爽着背后树干的僵硬一边喃喃。
[砍了算了==]
 
……
…………
………………
……………………等等?为嘛我在室外?!
 
*
这天的太阳真好。=____,=
 
*
由于是中途进校,虽说很快就批准了入校申请,但是像班级分配以及宿舍分配都迟迟没有下来。
于是最初的学校生活,也就在无所事事中度过了。
这似乎没什么不好,对于不善交际的覆汐来说更是件好事,独自行动发发呆或是在学校里到处乱逛什么的都没有问题。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过夜的地点没有着落。
因为思考该怎么办实在太麻烦,鬼兵便索性在宿舍外的大树下安了家(误)。
 
在大树下安家的优点有三。
首先,进出非常方便。
其次,随时可以砍树(快别信)。
最后,可以不动声色地观察来来往往的同学,看见可恨的对象就时不时地讽刺几句或是绊他一跤(快住脚)。
 
而缺点大概只有天气。
[反正鬼兵不怕冷。]他这么想。
 
后来宿舍的安排终于下来了,搬进宿舍的时候里面空空荡荡一个妖也没有。
然后就一直持续到现在。
 
*
可是昨天凌晨起夜回来的时候,似乎看见了神出鬼没了近两个月终于又出现了的室友。
……到底是怎么突然出现在宿舍里的?!
 
不知道该怎么进门去打招呼(第一反应)+还没睡醒以为走错(第二反应)的覆汐于是思维定势一偷懒,转头又回了大树(误)。
 
*
这么说来,眼罩还放在床头,难怪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刺眼。
覆汐不满地撇撇嘴,[还是先回宿舍吧。]
 
*
大概是由于[正在假期中]的原因,留在学校的学生并不多。宿舍楼也难得的安静了许多,通常来说,不到太阳高挂、突破肚子[饿的极限]的时候是发现不了还有同学存在的。
但是这一天好像是例外……
 
爬楼梯的时候一直听到笑声和说话声,偶尔还有抽泣或挠墙的声音(谜)。
 
鬼兵按着依旧刺痛的右眼皱了皱眉头。
[今天难道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不留神已经爬到了4楼。
该死,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覆汐在心里暗自不爽,刚想回过身去,好像听到了挺耳熟的声音……
 
[在下听说今天是人类的情人节,]有着银蓝发色的少年似乎是正巧经过,[大家应该都在过节(谜)吧?]
 
果然还很眼熟……
 
[学长早。在下是枕头学长的室友,玉石精水璃。]面无表情。
[……早。]原来是呆天狗的室友。面无表情。
[……学长。前不久我们见过的……]面无表情。
[我记得。……还有什么事吗?]面无表情。
[哦是这样的……之前枕头学长好像去你那儿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你有看到他吗?]画外音:他很呆,会丢。
[……]总不能说我在宿舍外过了一夜吧……鬼兵的嘴角不着痕迹地抽搐了一下,[没有,我很早就出去了,刚要回去。]
[不知道在下能不能跟你一起去?]画外音:枕头很呆,不管会丢。
[唔,无所谓。]鬼兵耸了耸肩。
 
*
事实上刚下四楼就碰到了枕头音彻。
 
[阿璃呆?要出门?]白天狗懒洋洋地朝着室友打招呼。
[在下是专程来找你的。枕头学长。]
[你才枕头!你们全家都枕头!]一扭头,[……咦,这不是钝刀吗。]白天狗瞥见一旁把自己当空气就要走掉的鬼兵,难得地主动打了招呼,[起得真早啊。]
覆汐因为右眼的关系痛得直皱眉,正想拐进房里拿眼罩。
[同学你,有,何,贵,干?]他侧过头去看身后的音彻,口气因为疼痛的关系很恶劣。
[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音彻似乎有点不满,[喏。]抬手就扔了个什么过去。
[……你这算什么意思?]覆汐接过音彻扔来的小瓶,扯出个爆着青筋的笑容。
[什么什么意思啊,今天是巧克力节嘛,送你的啦。]白天狗顶着满脸的[]字看过来。
 
……这分明是在说我太钝了缺乏保养吗?!覆汐握着手里的护刀油,表情似乎有点狰狞。
 
[噢。是这样啊……哼哼哼……]
[啊不好意思,]音彻低头翻着口袋,[我忘记包装了,刚刚去你宿舍的时候正好看到很合适的包装。]
[……]覆汐突然有很不好的预感。
[呐!]音彻翻出刚才所说的很合适的包装,走过来顺手就把礼物[像包襁褓一样]包了起来,还心情很好地给打了个蝴蝶结。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覆汐看着手里[用眼罩包着的护刀油]把牙咬得咯咯咯直响,[正好我也有东西送你……]
鬼兵转身进房间,回头就抱了个家伙出来扔给对方。
[……]
[枕头一只,算是回礼,啊,上面那黄黄的黑黑的写着呆什么的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你就不用管了,因为是临时准备的礼物所以这样的质量也绝对够了吧?不用客气啊。]画外音:黄毛枕头怪。
[………………想打架么钝刀……]
[……好啊来啊,我忍你很久了……不过就是一只软绵绵的发酵的枕头,我还怕你不成?!]
[你也不过就是一把做坏了的水果刀,明明连纸都砍不断还装腔作势!]
[你再说一遍试试……]
……
阿璃(面无表情):你们快去外面打。
……
 
 
 
二月十四。
[来啊!咱们出去打!]这不是广告词。
 
Fin.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