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西京]不过一些琐事  

2009-01-02 22:35:31|  分类: 「???」???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西京忙得不亦乐乎(不要信)于是今天在看了澜亲爱的画的图之后萌得去花了俩小时即兴创作了TAT。

是关于鬼兵覆汐以及天狗阿彻的琐碎故事。情节性其实不强……?(我哭了……

 

 

[西京]不过一些琐事

 

虽然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但是看起来似乎确实是到了冬天。

头顶上是白色的日光,没有温度地洒下来落在肩膀上。

 

据说已经连着下了一整个月的雪,不少地面都应景地铺上了干净的白色,并不厚、浅浅的一层——也许是因为已经被清扫过的缘故——踏上去会发出细小的声响,仔细听的话会有种清脆而纯净的感觉。

偶尔地,在路边能够看到光秃秃的树,披着细碎的雪安静地立在一旁。

 

……好冷。白天狗音彻穿着厚厚的棉衣站在宿舍门口跺脚,浅栗色的发随着他的动作小幅度地摆。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一直待在宿舍里啊……”懒懒地迈开脚步,阿彻轻轻地呵了一口气,半透明的雾气在瞬间消散开来。

说起来学校不是有组织大家清扫积雪么?怎么宿舍门前还有这么……——”

少年正用没有任何起伏的嗓音这么抱怨着,脚上却似是绊到了什么重重地倒向前,摔在了地上。

 

一声闷响。

 

好疼……”白天狗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刚才直接亲吻了地面的鼻子,沮丧地想它此刻一定已经因为撞击和寒冷变成了浅淡的红色……虽然说冬天里被冻得鼻子发红其实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是哪个不要命的扰妖清梦?!一旁秃树下的积雪发出了沉闷的哼哼声,似乎是很恶劣的口气……

 

积雪先生,白天狗很呆地眨了眨眼,你绊到我了。

“……”

积雪先生不知道是被气得发了抖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身上的白色一点点地被抖落了下来。

 

是一个黑发的少年,右眼带着黑色的眼罩,倚树而坐。

 

是你自己摔的,关我什么事。少年双手环抱于胸前,皱眉,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一大清早的。

……?算账?算什么账?明明已经出了门,天狗的语气里却似乎还带着[划掉][/划掉]起床气。

“……”

啊我知道了——”阿彻摆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伸出食指指着离自己只有一步远的表情复杂的少年,我好像见过你!在……啊咧?在哪里来着?

少年坐在树下扶额,觉得自己有点脱力:“……北大操场……=___,=”

 

啊对对!在北大操场!你是那个……那个……新来的同学!

……(难道还是老来的同学……=____,=

唔,我记得!叫……"放心"?!

……你才放心!你们全家都放心!这想想就不是妖怪的名字!口胡!是覆汐!覆汐!####

……

噢你个头——

……我们全家都放心这样很好啊。

…………你抓错重点了……(无力扶额)

 

 

距离进学校其实也已经有了一段日子,但是班级以及宿舍的安排还迟迟没有下来。鬼兵少年乐得清闲——虽然晚上要睡在宿舍外面总是多少会觉得心里不爽,就算我是鬼兵不怕冷也不带这样的……==——天天在学校里四处溜达,幽幽地看着妖怪们匆匆地从自己面前跑过,在新落下的雪上踏下各式各样的脚印,也算是很惬意的事情。

而每每这时,他便会安静地站在旁边,穿着单薄的衬衣,双手插在裤袋里,看着那些起起伏伏的痕迹想起一些恍惚的事情。

 

但是也许是时间太过久远的关系,他记不清。

 

 

偶尔过过这样的日子其实也不错,某天傍晚他站在时湖旁看着微微泛红的天空这么想,不用染血,不用到处奔波,不用烦恼交际,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清闲过了。记忆里最后过过的这样的日子其实有点不堪回首,但不得不说这种悠闲的生活一旦成了习惯,还真是不论过多久都无法轻易摆脱呢。

正出神的时候,有个身影轻轻站到了旁边。

 

晚上好……又见面了。

覆汐看着远处血色的天,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条件反射地扶下额。

 

在发呆?

覆汐板着张脸转过头去看,白天狗穿着某社团的服装这么问着,依旧一脸的面瘫表情。

很呆。他在心里这么想。

你呢?找地方睡觉?鬼兵少年并没有正面回答天狗的问题,反倒是也扔了一句问话过去,眼神似笑非笑地投向对面少年手里抱着的枕头。

才,才不是呢!阿彻急忙反驳,而且这么冷的天谁会呆到在露天睡觉啊!

这个才是真话吧。哈。

“……整天无所事事净发呆的妖没有资格说别妖!

谁发呆了……想事情而已。不屑地斜睨,你以为都像你?呆··——”

 

其实也算是有点小小的发呆吧。因为记不清呢。被深山里的老爷子捡去当了很久柴刀的事……orz而且这种过去实在太不堪了还很说不出口!==!但是事实上会被老爷子捡去的前因后果自己记得的也只有零零碎碎的片段而已。

模模糊糊地记得前一任的佩戴者在深山里发现了什么……白色的妖怪?反正最后是被那玩意给吓跑了……?还把刀给丢了……就是这样被捡到的吧。大概。

 

明明在发呆还不承认……”阿彻耸耸肩,脸上写着鄙夷的[真不坦率]四个大字。

夕阳已经快落下山去了。黯淡的金色和红色夹杂在一起给这一切镀上了好看的绒光。好像一幅油画,有着起起伏伏的触感,定格在那里,不再前进。

“……我回宿舍了。白天狗扭头抱着枕头转身离开,没看到鬼兵少年的嘴角微微地勾了起来。

是冷得受不了了吧。他转回头去这么嘲笑自己已经走开了好几步的同学,语气里带着戏谑的笑意,真是没用啊,呆天狗。

“……啰嗦。

 

 

哪里传来低沉的鸣响,一声一声,回荡在湖面上。然后时岛上钟楼的表盘亮起好看的光。虽然,谁也没看到。

大概。

 

Fin.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