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DGM/拉比中心]荒城  

2008-10-05 17:13:53|  分类: 「DGM」Lavi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城首发,送给亲爱的荒城。

PS.解释部分请至荒城查看。

 

[DGM/拉比中心]荒城

BGM:Canon钢琴版

  年轻的书翁后来到过一个奇特的小镇。

 

  小镇地处荒凉地带,四周被暗色的沙土覆盖,看起来没有生机。

  小镇上的人不多,矮旧的民房稀稀拉拉地伏在看起来广阔的土地上,每当太阳落下,落寞的影便被拉得很长。

 

  而这个小镇的奇特,在于一座荒城。

  白天无法看见,而晚上则沐浴着月光出现。是诡秘,而具有神奇力量的荒凉古堡。

 

 

  作为书翁的职责在于记录每一场不被正史所记载的战争,途经一些稀奇的地方也算是家常便饭,但顶多也就驻足观望一阵。然而这一次,年轻的书翁莫名地想要一探究竟。

 

 

 

  人们为了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邀请这位年轻的书翁到荒城一聚。

  虽然这也是部分原因。

 

 

 

 

  绛发的青年笑着摆手推却镇长递过来的酒杯,颈后的橘色长围巾随着他的动作小幅度地摆,在虚空中划过柔和的弧线。

 

  音乐起。灯光灭。古老的城堡在寂静的夜里奏响泉水般叮咚流淌的乐曲。

 

 

  有谁扯住了他的围巾。怯懦的声音像小小的猫咪。

  ……哥哥你,是书翁吗?

 

  绛发的青年一怔,旋而在嘴角卷起一道温暖的笑来回过身去。

 

  嗯,是呀。

  他半蹲下身子看向面前的少年,笑得弯弯的独眼是一如既往温暖而好看的弧度。

 

  哥哥你好酷啊。可以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历史呐!

  少年兴奋得两颊通红,仿佛带着谁的影子。

 

  是带着谁的影子呢。

  年轻的书翁眯着眼怎么也想不起答案。

 

  呐呐,哥哥你的眼罩也好帅气呐,是书翁的标记嘛?

  少年的眸眼在细微的灯光下显得亮晶晶的,带着期盼与好奇的目光。

 

  不,不是的。

  他轻笑出了声,右手不觉覆上戴着眼罩的右眼。

  是过去的标记哦。

 

  少年长长地——”了一声,表情有些困惑。

  年轻的书翁见状便更加愉悦地笑起来,伸手按住了少年的脑袋:好了,自己去玩吧。

 

 

 

 

 

 

  镇上的欧巴桑说,荒城拥有奇特的魔法。

 

 

 

  年轻的书翁打算溜出大厅的时候被人『很』礼貌地请去玩牌。

  万般推却却还是被强行拉了过去。

 

  打牌的一行人中,为首的少年有着一头银白的头发,昏暗的灯光下依旧显得很醒目。

 

  啊啊,如果“……”在就好了。

  被拖走的时候年轻的书翁叹着气这么想,但是被抹去的名字却是始终都没有想起来。

 

  第一局才刚开始没多久,为首的少年便很不好意思地挠头表示自己赢了,年轻的书翁呈【=[]=|||】状张大了嘴,手里握着的牌很没有形象地撒了一桌,甚至有的还翻了几个跟头直接掉到了地上。

  一圈人都笑了,很不怀好意地。

 

  于是他猛然明白自己上当了,这看起来纯真善良的孩子竟然是出老千的高手。他欲哭无泪地弯腰去拾牌,却在看清了自己手中的牌时不由地愣了一下。

 

 

  矮豆芽……

 

  很低的嗓音,却又故意说得很明显。

  为首的少年便唰地站起来反驳。

 

  借着微弱的光他看见长发的青年端着一碗面幽幽地站在那里。

 

  不是“矮豆芽”,是“……”。都说了多少遍了。

  我说是“矮豆芽”就是“矮豆芽”。

  然后火光劈里啪啦就溅出来。

  再然后短发的少女出来无奈地笑着打圆场。

  ……

 

  是谁在说话。说着谁和谁的对话。

 

  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镇上的欧巴桑说,荒城拥有奇特的魔法。

  它会让你想起最无法割舍的事情。

 

  它可以让你品尝其被割舍之后的感情。

 

 

 

 

 

  这一晚的月光并不明亮,浅薄地笼罩下来倒是如同雾气一般,轻易地便朦胧了夜色。

  大片淡色的光被切割出规则的形状透进城堡,映在古老的石砖上带点斑驳的味道。

 

  年轻的书翁倚在窗边,因为背光的关系脸上被打上大片深色的阴影让人看不清表情。

 

  谁上前扯住他的长围巾。

  谁礼貌地拦下他拖他去玩牌。

  谁端着荞麦面走过面前。

  谁尴尬地笑着打断争吵。

  ……

 

  他执起手中的牌,那是刚才在桌下拾起的,黑桃A

  他想这大概并不仅仅是代表一个人。代表的也许是一段过去也说不定。

 

  一段自己最难以割舍的过去。

 

  哪怕忘记那些曾穿行过自己生命的名字,甚至自己,也不愿意放弃的回忆。

 

 

  他不记得曾经是不是有人跟他做过约定,约定万一哪天连他自己也忘了自己,也一定会记得那个名字。

 

  那个名字是。

  那个名字是……

 

 

 

  年轻的书翁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于是他耸耸肩,释然地转过身去看窗外的天,黑天鹅绒一般的色彩,清晰了思维也清晰了视线。

  风轻轻地吹,抚乱他的绛发。

 

  或许,难以割舍的永远也不是回忆、不是过去,而是回忆起过去的那种心情。因此就算这一切都消失了,那份心情也是不会褪色的。

 

  ……大概,就是这样吧?

 

 

 

  音乐止。

 

  一曲终了。

  荒城依旧是荒城,未有人烟。

 

 

 

 

 

 

 

 

 

 

  不过满载记忆。

 

 

  荒城 Fin.

  08.10.05.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