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ZL]From Beginning to End  

2008-06-01 16:58:21|  分类: 「One Piece」Z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V版原创220至224『记忆小偷』 及 漫画改TV版300微相关-

BGM:Compass

 

  是不是相处得太久,有时反而会忘记什么呢。

  他闭着眼靠着了望台中央的桅杆没来由地这么想。关于自己出海的理由他也并非是不记得,心里却总感到细碎而莫名的烦躁情绪,似是其中的某个角落在不知不觉间就变得空落落的了。

 

  有海风掺着浅淡的咸涩无声拂过。

  即便是Grand Line,夜晚的海依旧可以如此的深邃而没有波澜。他难得的没有了睡意,抬眼望向墨色的天,想起先前与此相似的那个夜晚及其引发的种种,不觉轻挑起一边的唇角。

 

  「哟!Zoro,还没睡呐!」

  他应声侧头,一张大大的笑脸便跃入他的眼。

  Luffy——这话才是我要对你说的吧。」他这么懒洋洋地答着,看着面前的人攀着了望台的围栏动作笨拙、手脚并用着想爬进来的举动终于还是觉得看不过去,于是便有些无奈地挠了挠自己乱藻般的绿发立起身来,探出手去把自家的笨蛋船长拎了进来。

 

  三把刀碰撞的声音在清冷的空气中晕荡了几声,然后就被重物砸在地板上发出的闷响完全掩盖。

 

  「噢噢,真是太感谢啦!Zoro!」Luffy站直了身子伸手整了整草帽笑得一贯的灿烂。

  Zoro『嗯』了一声又重新坐下,以手枕头向后靠在桅杆上,睁着一只眼开口询问半夜有觉不睡、特地跑到了望台来却又不可能是因为有那份心搞突击检查的笨蛋船长:「有事?」

  Luffy依旧咧着嘴,低头兀自拍打着衣服和裤子,原本在光照中应该洋洋洒洒的微尘刹那便隐在夜色中:「啊……事?没事……这会能有什么事呢。」他这么说着,特意又抬头向着对方拉开个格外明媚的笑,黑色的发在额前柔软地随着微风摇摆,令对面的剑客有了一瞬的恍惚。

  「哦,是吗。」闭上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其实还是在意的,无意中瞥见的那家伙胸前的刀伤。那是之前自己被那混蛋海马操纵时在他身上留下的吧。

  Zoro转过头去不再看Luffy,后者则大大咧咧地盘起腿坐到他的右手边。

 

  「唔,其实……Luffy一边略微向来时的方向眺望着,一边用手抓着自己的脚踝来回地前后晃动起身体,却是落寞了原本的乐天表情,「其实,Zoro——我在想,如果我们真的在那里丢失了记忆的话……

  「可是事实是没有不是吗。」他用一贯的方式粗暴地打断船长的话,语气里莫名地流露出些微的不满。

  ……啊,是啊。说得也是。」Luffy愣了一下,旋而转过头龇着牙对着Zoro『嘿嘿嘿』地笑起来,因为背着月光,他那弯成好看弧度的眉眼被阴影所遮挡,变得模糊不清。

  「不过,如果——我是说如果啦——真的失去记忆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呢,Zoro。」Luffy扬起头看向那轮圆月,被月华渡上银边的脸上表情被小心地敛起,他丧着脸那么无措而悲伤地说着该怎么办如果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同伴们就这么没有了交集的话,说着『也许我有把握可以重新和SanjiNamiUsoppChopperRobin他们再次成为伙伴,但是唯独……唯独你……因为,呃,因为……

 

  他『因为』了很久没有个所以然。

 

  Zoro突然就很有拥紧Luffy的冲动。很想拿刀去敲他的橡胶脑瓜然后扯着他的橡胶嘴生气地说『这不过就是你心血来潮的假设,你倒是不要给我摆出这么一副失去一切的落魄表情来啊』这样的语言。

 

  但是终究还是没有。

  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没有嘲笑,没有表情,也没有默契地看向对方。

  他只是伸出右手去有力地按上坐在自己右侧的他的头,草帽的质感熟悉地摩挲在他的掌心带来些微细碎的痒。

 

  笨蛋,自从你为我挡下那些子弹,自从我们定下那样的约定、并肩作战至今,那样的记忆就已经融入了血液、刻进了灵魂,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追随你下去,直到达成我们各自的梦想。

 

  所以你啊,不要胡思乱想了,要好好地活下去。

  也不许比我早死啊。未来的海贼王。

 

 

 

  所以后来他在Enies Lobby里被Rob Lucci的『指枪·黄莲』打飞的时候似乎是不经意间便想起了Zoro

  想起两人的初见、相识,然后一直到现在。想起他的那一声『Captain』以及扯起的嘴角。想起他也曾经对无可救药的自己说着『笨蛋』,说着『不许比我早死』这样的字字句句。

 

  不许比我早死。

  不许死。

 

  他倒在集装箱的木片残骸里时莫名地就回忆起了Zoro的刀砍在胸口的痛楚。

  他呵了一口气,弯起眉眼便笑了,一边踉踉跄跄地支撑着站起来发动二档,一边自顾自地在脑海中闪过『若是被Zoro知道自己用了那种兴奋剂一样的招式说不定又要凶巴巴地拿刀指过来了诶』这样不分场合的想法。

 

  所以不会让他知道。不会让他担心、蹙起眉来不满地看着乱来的自己。

  他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就像另一方始终抱着这样那样的情绪,一遍遍地回想起那片令自己一夜之间一无所有的海域以及森林。

  还有那块立着木椿的空地。

  那红色的身影背着三把刀从高空一跃而下落在他的面前,替他挡下数发子弹,然后看起来单薄的少年明晃晃地笑起来。

 

  他还记得自己当时吃惊地看着面对子弹毫发无伤的少年问他到底是什么人的模样,也记得少年笑得亮晶晶地回过头来的神情。

 

  ——我?我是Monkey·D·Luffy,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他不知道自己是被那连阳光也为之逊色的笑容迷惑还是因为那句听来荒谬的豪言壮语,总之是着了那个人的道,绝对的鬼迷心窍。

 

  回到Water Seven之后的夜晚他看着自家累极了的船长熟睡的脸这么自嘲地觉得。却又霎时明白过来自己心里本空落落的地方竟这么轻易地就被那句分明是不经大脑思考就贸贸然蹦出来的自我介绍而填满。

 

  那样孩子气、却不可否认的句子。

 

  他知道那样的愿望与他脸上的那道疤一样是他不能也永远不会去触碰的过去——自己不曾参与的过去。却终归是连将来不能参与的可能性也想粗暴地抹杀掉。

 

 

  他立在床边,从窗外斜斜照进来的明亮将挺拔的影紧紧缝合在地。他微倾过身探出手去轻抚过此刻睡得四仰八叉的人眼睑下的疤,剑客小心的动作被月光毫无保留地拉长放大,曲曲折折地投在暗色的地板上。

  床上的人迷迷糊糊地『呃』了一声,然后坐起来迷蒙着抬手揉了揉眼。

 

  ……呀。果然是你呀。Zoro。」

 

  少年好脾气地朝着打扰自己睡眠的人绽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

  剑客原本想要收回的手便在半空中顿了一下,旋而又抚上少年的左脸。

  两手向后撑着床板还没怎么睡醒的Luffy条件反射地阂起左眼,感觉到对方手上的茧摩挲过自己脸上的疤漫开细小的触感:「怎么了呀Zoro?发生什么事啦?」

  「不,没什么。」剑客一贯犀利的眼神在月光下似乎变得柔和起来,「还记得你上次在船上的话么。」

  「啊,那个啊,」Luffy摆出招牌式笑容,一脸灿烂地答,「因为Zoro你太路痴啦,到时候你一定会不知道就走到哪里去了呀……」伤脑筋的语气被对方一副作势要敲的动作生生打断,Luffy无辜地眨着眼委屈地望着Zoro等着自己的脑袋被敲到开花然后被劈头盖脸地臭骂『你在说谁路痴呢混帐!』。

 

  但是Zoro只是轻轻地扣了一下他的头顶,然后勾起一边的唇角看着他。

 

  ——笨蛋啊你。

 

 

 

  听到这话的少年盘起腿,坐在床上嘿嘿嘿地笑起来,理所当然地点头高兴地说嗯我就是呀。

 

  ——但你不也一样嘛。

 

  他便俯过身去吻他,左耳的三只金耳环叮叮当当地撞响,清脆婉转的声音好像夜风的轻声吟唱。

 

  自始至终不变的。是什么呢。

  身为伙伴的身份吗。梦想,信赖,一路同行吗。

  记忆吗。羁绊吗。

 

  谁说过记忆融入了血液这样的话。

  谁提过羁绊刻入了灵魂如此的语言。

  明明就不需要这些字句。

 

 

  There’s nothing to say.

  I know everything you know.

  And it’s enough that you’re always here, from beginning to end.

 

 

 

  ……

  我决定了,我要你当我的伙伴。

  混蛋你小子凭啥做这决定啊!

  ……

 

 

  ……

  我答应去当海贼,因为既然与海军作对我注定得当恶党成员,不过记得我这句话,我非得实现自己的野心不可。

  野心?

  我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剑客。要是你害我无法达到这个野心,到时候你就切腹向我赔罪吧。

  世界第一的剑客,不错耶。要当海贼王的伙伴,也得有这个称号才行。

  切,真敢说啊。

  ……

 

 

 

 

 

  他拍拍自己的草帽重新戴回头上,然后咧开一个灿烂夺目的笑容向着对面的人如同邀请一般地摊开右手。绿发的剑客便邪邪地扬起嘴角,伸出原本按在三把刀上的手重重地拍上去。

 

 

  ——我叫LuffyMonkey·D·Luffy!请多关照!

  ——Roronoa Zoro。还请多关照啊。Captain

 

 

-End-

200861日结文。

[后记]第一次写ZL,写得很辛苦TAT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半年没写过文了orz。人物的把握方面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就像我在写某个情节的时候差点想让LuffyOHOHOHO”地骷髅笑起来……orz我错了。不过写到后来还是找到了一点感觉,写笨蛋来笨蛋去的那段时我超级有爱呀(Sanji经典扭)XD~一吻定情一吻定情!Zoro你太攻了抱住流泪TTOTT//(被砍飞)咳咳,总之一开始的设定真的和现在的差了十万八千里,因为我半年没有写文了所以记忆退化了(……)先前想的构思几乎都忘光了|||不过还是请忽略吧忽略吧反正我知道不论哪个都写不好不过这个勉强还可以入眼因为它成文了(……)orz另外有一点巧合的是结文的时候竟然是儿童节,这一点真是史料未及呀史料未及噢呵呵呵呵……(你够了)其实有部分原因是在澜亲爱的身上,因为澜亲爱的写的那篇ZL短篇实在是太有爱了啊啊啊啊O>///<O(继续扭)总之这文就权当是庆贺儿童节吧~文里的两只也儿童节快乐~(喂)也祝正在看这些文字的筒子儿童节快乐= =+。以上。

PS.其实看不懂的人都是正常的。orz火星来的我思维比较混乱……|||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