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圣诞贺/青葱]溯光  

2008-12-07 01:38:45|  分类: 「Gintama」青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是圣诞贺,不过要送给澜亲爱的。=w=

 

 

 

[青葱]溯光

 

很多时候,冲田会想不起自己第一次看见土方时的想法。想不起究竟是从一开始就对这个人产生了极度厌恶的情绪呢,还是在相处的过程中有些情感悄悄地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太过细微、所经历的时间太过漫长甚至让他连自己也在潜移默化中接受并忽略了它。

毕竟是太久以前的记忆——

 

 

 

 

 

 

 

 

 

溯光

 

 

 

 

 

 

。顺时针光华

 

 

姐姐一直都是他心中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从这一点来说,姐姐周围始终没有什么要好的人也许算是拜他所赐。但是对孩子而言,这些从来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我只要有姐姐就好了。只要我保护姐姐,姐姐就不会被别人抢走。这样就好了。

这样就好了。

 

一直是这样的想法。

 

很孩子气的。自我中心的。想要留住身边最疼爱自己的人。

 

姐姐是这样的。近藤先生也是。

都是不可以被抢走的。绝对不可以。

 

 

 

所以这么想的话,很大一部分的可能,是在那个扎着马尾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多多少少地,对这个人产生了敌意。

 

然而为什么,心里面有一个声音。

 

 

 

 

[十四刚来道场的时候……]

[嗯,近藤先生应该还记得的吧。虽然我知道要回忆起那个像狗屎一样的人的事情很讨厌,但是最近晚上总是做和那时候有关的恶梦,实在是让人很困扰。]

[我想想啊……十四刚来道场的时候也没怎么样啊?说起来最早也没见你们有什么来往……你们到底是怎么闹到一块儿去的啊?]

[打架。对着干。]这样的情况到现在还是没变。

 

然而为什么,心里面有一个声音。

 

[(惊)诶是这样的吗?!可最初你刚见到十四的时候还在我后面好奇地探出头来看呢,眼睛亮晶晶的——哎呀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可爱得很啊~~(心)我当时就在想,把十四带回来真是做得太对了,你们看起来就很投机,将来一定能相处得很好。]

顿了一顿。挠着脑袋斜瞟过来。

[结果好像是我看走眼了啊,啊哈哈哈哈……]

[所以说这种人当初近藤先生你就不该把他捡回来,饿死街头什么的才是最合适的呢。]少年轻蔑地撇嘴。

抢走了近藤先生。还抢走了姐姐。抢走了我最珍爱的大家。这种人死了才好——

 

然而为什么,心里面有一个声音。

 

[哎呀总悟你也不要总是这么说十四啦……偶尔也对他好一点(相处得哪怕是好那么一点点我也死而无憾了啊泪)……]

 

说着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是。

从来就不是。

 

 

 

 

 

 

慵懒的夏日。蝉声愈静。院子里透着叮咚作响的流水的声音。偏过头去可以看到细小的水纹上偶尔泛起的斑驳的光点,亮亮地一闪而过,乘着几乎感觉不到的微风不知道就去了哪里。绿色的植物一到盛夏就一个劲地疯长,繁茂得如同打了兴奋剂,映在清澈的水面上倒是格外地让人有了夏天的感觉。

在暖洋洋的午后,人总是容易产生困倦的情绪,就像水塘边的杂草,细细地、密密地,不经意间就葱郁起来,爬满了头脑里的每块地皮。

 

最近总是这样频繁地梦到——

 

 

 

[小总,小……啊拉,睡着啦。]

有着好看眉眼的女人,走过来轻轻地倚在被拉开的纸门旁笑。暖暖的笑容好像背后细碎的阳光。

[一定又给你添麻烦了吧,十四郎。]

 

总是梦到穿着深色家居浴衣的男人坐在睡着的自己旁边——

 

 

 

[只是个小鬼而已,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高绑着马尾,细看来却又显得有些凌乱。用低沉的好听嗓音说着这样的话——

 

 

 

[头发又被小总扯了么?都快散了。]

女人软软的语调,带着一点笑意和抱歉的口气,在夏日里一圈圈地晕开来。

[哦,这个没关系。]

女人轻笑出声来,眉眼弯成柔和温暖的线条,却又似乎因为背对着光的缘故,让人看不清楚。[好像很合得来呢,你们两个。]

男人的表情有一瞬间莫名的空白,然后他撑着膝盖站起来。地板吱吱嘎嘎地发出微弱的呻吟,男人顾虑到什么一般停顿了一下。然后地下的声音消匿下去。

[……我们出去聊吧。]

 

 

……

 

 

 

如同失足落下沼泽地般的感觉。越是在意,越是挣扎,陷得便也越深。

不断的。反复的。同一个梦。

 

 

 

本应该是带着暖色调的。明媚的梦。

本应该。

 

 

 

 

 

[说起来总悟你不是说你最近总是做恶梦么?是什么样的恶梦?]

[唔,梦到近藤先生……]

[诶?(我已经变成恶梦的化身了么TAT]总感觉被无情地打击了……

[还有姐姐……]

[诶诶?!三叶小姐?恶梦????!!!]

[……]

下一秒,少年原本平淡的表情刹那就被揉进厌恶的、矛盾的、复杂的神色。

[还有……?]

一旁的风扇极慢地转动着,嘎吱嘎吱地响。零零落落的四五片扇叶便顺着时针的方向看似杂乱地切割着透照进来的日光,在地板上投下影影绰绰的夏日光华。

 

[………………土方先生……]

 

 

 

 

 

 

 

。逆时针时光

 

 

[对了,这个。是给十四郎的。]

陶瓷做的茶杯,有着简单却别致的纹路。并不厚重的颜色。拿在三叶纤长的手上,显得既干净又漂亮。

[呃?]

[是我自己没事的时候学着瞎做的啦,从附近的主妇那里……]

[噢,很漂亮。]

[诶?……]

被打断话的三叶略微地怔了一下,然后唇线被一点点地扬起来。很好看的弧度。因为生病的缘故比常人苍白的肤色也微微地晕开了红色。

[你喜欢就好了……]

 

这样的梦,这样的梦。总是梦到自己作为旁观者立在那两个人的身后——

 

 

 

风铃叮铃当啷地响。

 

没有办法插嘴,也没有容得下自己的角落——

 

 

 

天气很热。世界很安静。偶尔的蝉鸣显得低而沉闷,总感觉好像遥远到传达不了自己的耳际。池子里的添水颤悠悠地小心抬头看过去,随即又立刻猛烈地缩回头来,好像生怕打破了这样的安静。却不觉发出笃的一声轻音。

 

 

 

梦到自己头脑发热地冲过去一把夺过姐姐手中的茶杯——

 

 

 

 

除了那些,一切都仿佛一部无声的电影。少年听不见自己噔噔噔跑过去时踏在地板上的足音,也听不见陶杯磕在院子的石阶上清脆破裂的声响。听不见姐姐的呼喊。听不见自己的喘息、心跳。一切的一切。

 

 

掩盖掉了。

 

如果没听见就好了。如果没看见就好了。

就是被这样的心理统统给掩盖掉了。那么轻易地。主观地。一如既往的孩子气。原来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如果看不见就好了……

 

 

 

 

 

 

 

 

[啊啊,我一直觉得奇怪,总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戴着眼罩睡觉了呢。]

[诶?]

[抱歉抱歉,实在是很好奇啊。照例说来是还没来江户的时候似乎就……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

 

……对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么做的呢。

 

 

 

唰——

[噢噢,十四!回来啦,巡街结束了?]近藤愉悦地朝被拉开的纸门那头挥着手招呼,像只饿极了的瞬间看见香蕉的大猩猩。

[唔。]那边也并不怎么在意,敷衍地回答着。

 

[哟,这么晚啊土方先生。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为人民服务的模样,是躲在哪里偷懒呢还是摄取尼古丁?]栗发的少年撑着头,饶有兴致地转过来询问,绛色的眸子亮亮的,但很遗憾地,闪着的是鄙夷腹黑的光。

[总悟你小子——!]

[啊啊真是抱歉我忘了摄取尼古丁其实就是偷懒啊,那么真是没办法啦土方先生你没有别的选择绝对是在偷懒了呢。啊哈哈哈。]

[(青筋)我还没说你呢总悟你小子又给我翘班啊混蛋——!!!]

[嘛嘛,十四你冷静点先把刀收起来……总悟是因为晚上被恶梦搅得睡不好所以才……]

[哈……?就他?!就他还恶梦?!他没成为别人的恶梦我就谢天谢地了!!!]

[土方先生你这是人格歧视!为了社会发展为了世界和平请你快点去死吧——!]

[啊啊啊总悟你快把火箭筒收起来啊啊啊啊啊不要连带我一起瞄准了啊算我求你——]

 

 

 

 

 

闹腾的。融入其中的。这样的氛围。并不讨厌。一点都不。

 

 

[……]

[其实最能体谅总悟感受的从来就是十四吧。]

[虽然每次都这样,好像很生气地冲过来作势要杀要剐的,]

[但是最后都并没有这么做不是吗。]

[啊啊对了,以前不也是这样的吗?在来江户以前。]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你把十四的茶杯……啊不,是三叶小姐的……——哎呀到底是谁的?十四要送给三叶小姐的?唔唔没错——给摔碎了,也不知道你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真是……]

 

[诶?是土方先生要送给姐姐的吗?]

[好像是觉得反正是无关紧要的东西,看三叶小姐很喜欢就无所谓地……]

[不是姐姐送给土方那混蛋的吗?!]

[啊不是的啦其实是……]

 

听不见了。后来近藤先生都说了什么,听不见了。

猛然站起来之后什么都……

 

 

原来不是那样的。根本就不是那样的。梦境终归是梦境。这一切原来都是多年来自己所无法释怀的么。

原来是这样的么……

 

少年终于得见自己的想法。不是因为[大家]被抢走而对这个人感到憎恨感到厌恶,只是单单地因为[自己]被排除在外了而已,单单地因为那个人关注的不是[自己]而已。对那个人的情感原来一直都是喜欢而不是讨厌。最恶劣的人原来一直都是自己。

一直都是。

所以当那只手伸过来的时候,哪怕是看起来始终被自己敌视的存在,也能够坦然接受下来。直到最后被慢慢地,慢慢地培养成依赖。

 

 

一直都是这样的。

 

戴眼罩的原因从来都不是因为不想看到姐姐和别人在一起。从来都是因为不想看到他对别人比对自己好而已。

 

就算当初不懂事到连送杯子的含义也完全不曾懂得。就算对方是姐姐也是一样。就算自始至终自己都必须带着这样虚假的厌恶他的面孔。就算这样,就算这样……就算付出再多,为的也只是不想轻易断了两人间的羁绊而已——

 

 

原来一直都是,这样子的。

 

 

 

 

他还模糊地记得小时候故意走失的情景,虽然最后这么做的理由在时间的打磨下变成了[土方好讨厌啊不想和他一起回去]。但是最初的本意却是[会被担心吗][会来找我吗]以及,[……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

他还模糊地记得那时自己坐在废弃民房的墙根旁等了很久,蛋黄一样的太阳从天空上一路滑下来挡都挡不住。他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影子从短短的一截被一点点拉长,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不经意间被放错了地方,就会让人觉得它格外冗长并且破坏情绪。

于是他捡起手边的石子,用力地在墙上刻字。

 

那大概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话表达自己的感情,而他也根本不会知道在那以后,这一句话究竟有多少次,成了连续两个人羁绊的重要媒介。

 

[土方先生你快去死吧——]

 

 

 

 

 

[啊?一大清早就不见了?]

[可能是昨天晚上就跑出去了。十四我就说你是不是说太重了……]

[别管他。又不是小孩子了。]

[十四……]

[为了这么点事情就闹情绪……何况这本来就是翘班的他不对。]

[……其实十四你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很担心的吧?!是的吧?!就是的吧?!] 你看你以前把总悟弄丢时那叫一个暴躁……

[……才没那回事。]近藤先生你一定是得老年痴呆记错了。

[好吧好吧我老年痴呆。我全家都老年痴呆。]

近藤朝土方又耸肩又摇头,表情很是鄙夷地走开了。

 

…………全家什么的,我又没那么说……

 

 

 

 

 

[混蛋土方!……蛋黄酱脑袋!……无能!……废柴!……自以为是!……]

[哟,老远就听到有人在骂我。]

[啊咧?是这样吗?是我听错了还是你有意承认啊土方先生?]

栗发的孩童抱着膝坐在墙根抬头看他,血色的瞳在月光下显得有些迷蒙。

[怎么样,饿了么?]

[嘁!少来假惺惺地同情人了!]

[……噢,那么是不打算回去了?饿死街头是你的理想么?]

[是又怎么样管你屁事啊。]

 

咕——

 

[……就说是小鬼嘛,闹什么情绪,肚子都在抗议了。]

[……]

[来,跟我回去了。]

 

男人的口气带着点戏谑,却不得不承认那声音沉沉的好像带着不知名的魔力。他微倾下身子来伸手拉他,他便看着他披着月光的身影忘记了拒绝。

 

[……走不动了么?]

[冷。]

就算是夏天,晚上还是会有点凉的。更何况一个孩子,两顿饭都没吃。

 

孩子不知是因为倔强还是为了掩饰高兴的或是怎样的情绪扭过了头没有看他,男人便没有犹豫地蹲下身来环住他。

 

 

 

 

[这样是不是就稍微暖一点了?]

 

孩童错愕的脸上有一瞬间的表情改变,但是哪怕月再明亮,不论是夜色还是时间,都会慢慢地将其抹消——抹消那个被叫做喜欢的、在这两人间从此再不会轻易表露的情绪。

 

 

 

 

 

 

 

 

烟袅袅地蒸腾起,四散开来化成难以辨认的形状,最终透明得让人好像再也看不见。

土方站在屯所的墙根旁无奈地叹气。

 

[果然是在这种地方啊。]

 

他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抬步走过去。几步开外是栗发的少年头抵膝盖睡得正熟。

他想起多少年以前自己也是这样走到一个抱膝而坐的孩童的面前,伸出手去拉他带他回家。那时的月亮是好看的圆,好像大碗的拉面被浇上足够分量的蛋黄酱,格外漂亮的颜色。

 

 

 

[就这么睡着了也不怕着凉……]

他这么想着,不由得挑起了一边的嘴角。

 

 

男人一如当初地面对这个少年蹲下身来,伸出双臂来轻轻地拥抱他,少年微凉的体温便透过单薄的衬衣小心地传递过来,在男人的肌肤上留下些微细碎的痒,好像冬日的阳光在手臂上跳跃一般的感觉。

少年似乎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暖打搅了并不踏实的睡眠,在男人的怀里猛然惊醒过来。因为姿势的关系少年并不能轻易抬起头来,于是他只是安静地睁大眼抵在男人的胸膛,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香。

右手握紧眼罩的力度不觉又加重了一点。

 

[土方……先生……]

[我知道。]

 

 

男人眯起眼看着少年身后的墙壁,时光的纹理里突兀地写着[土方先生去死吧]这样的话语。

他欢愉地笑起来。

 

 

 

 

 

 

 

 

 

 

 

 

 

 

 

 

 

 

一束束阳光在角落里安静地绽放。有谁看见,墙上斑驳的时光逆行而上。

 

 

 

溯光

 

Fin.

 

[后记]噢噢我果然还是[划掉]和四点过不去[/划掉]在半夜里写文才会越写越顺——!

耗费了整整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牺牲了大量的睡眠!其实我周一还要考试的啊其苦修!TAT不过最后还是写完了我好欣慰……总算没有辜负自己念青葱念了一礼拜的执念!其实要说这篇文的由来是因为《寂静之海》实在太萌了!我也好想写十四走在前面小葱走在后面的桥段啊其苦修……嗯嗯有机会可以去看一下《寂静之海》哟米那~高野桑的青葱同人漫。

啊咧咧,你说你没看懂?啊抱歉我最初也不是想写成这样的orz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变成这样了?!为啥十四的出场那么少啊喂!(重点不是这个啊喂!)我总觉得这不是青葱了啊喂!好可怕!之前就好像一直是小葱的独白一样!好像一直都是无CP向的银他妈??文而已!一直都让我很崩溃啊!(你的惊叹号真的够了……)最后竟然扭回来了……擦汗,有惊无险……别扭什么的不要告诉我啊啊啊啊啊——我听不见——我也听不见了啊啊啊——

唔,最后说,虽然这篇是圣诞贺(还是提前了很多的那种)……但是其实这个才是次要的……主要是为了纪念和澜亲爱的相识2周年~!06年的12月23日到现在,一直以来真的承蒙关照了。能够认识你真的太好了……

……将来也一定要一起走下去啊夫人!>3<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