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少爷生日..贺(?)][白黑]Parallel Lines  

2007-08-29 00:04:28|  分类: 「Conan」白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爷生日快乐..(?)><永远年轻~和小同学百年好合...[被打飞]

 

文前说明:

其实本文与《牛奶+咖啡》有那么一点关系……一点...就一点而已...= =|||[小小声:其实这篇文是《牛奶+咖啡》中没有道明的某一段内容= =+(被打)]

有兴趣的殿可以到以下地址观看。><

[6.21小同学生日贺][白黑/HE(?)]牛奶+咖啡:

http://menghuanzhanchi.blog.163.com/blog/static/17353902007714103116399

于是说....这其实不能算是SE的哦?[被打]

 

[少爷生日..(?)][白黑]Parallel Lines

  黑发,蓝眸。礼帽,披风,滑翔翼。

  褐发,绛眸。怀表,西装,放大镜。

  楼顶猎猎作响的声音。

  楼下微微眯起的眼睛。

  黑发,蓝眸。前座,怪盗,新闻报。

  褐发,绛眸。后座,侦探,预告函。

  永远自信满满的笑靥。

  始终温柔宠溺的眼神。

 

  Who says, parallel lines.

 

  天空开始阴霾了,低压压地盖过身下的土地。

  大片大片沉沉的乌云从不远的地方乘着风踮着脚缓缓挪动过来,遮掩住曾经蓝到透明的天空,掩盖住曾经用好看而柔和的金边隐隐勾勒出世间万物的阳光。

  少有涟漪的平静湖面上还残留着一些细碎的光影,惨淡的阳光洒下来没有一点温度,风在半空中摇曳着,时不时探下身来轻抚湖面,于是那些光斑便泛起耀眼的光来灼伤了湖畔人的双眼。静立在湖畔有着金褐发色的少年稍稍抬头望向阴沉起来的天空,习惯于微微眯起的双眸中眼神有些迷离。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大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呼呼地猛烈地吹起,在湖面上卷起一阵又一阵的波澜。不觉扬起干涩唇角的少年便不可救药地想起此刻若是谁站在自己的面前,即便身下已不是以往的楼顶,大风也能毫不费力他的白色披风鼓起。

  隆隆的雷声从远处翻滚过来了,一下一下地敲打着少年的胸口,沉闷的声响仿佛穿透耳膜直直地抵达心底,震撼着少年的心。

  良久,天空中终于降下淅淅沥沥的小雨,已不怎么平静的湖面被细小的雨珠点缀出一圈圈的涟漪,不知何时开始飘摇在风中的雨轻柔而又娴熟地在少年的发梢挂上晶莹的水滴。

  『啊啊,白马你这个家伙太臭屁了,下雨了就要打伞嘛!每次都是这样,存心想感冒么!』耳边忽然就响起这样熟悉的话语,担心的成分小心地隐在不屑的语气里。

  猛地抬头,渐渐变大变密的雨幕中好像浮现出乱发少年打着伞的身影,宛如浮雕一般突显于阴沉的背景上,只能勉强看到乱发少年那假装撇到一旁去的眼神时不时又不争气地移回到说话对象的身上。

  绛色的眸子里蓦地就起了氤氲。

  亮白色的闪电便在此刻刷地划破天际,照亮了整片天空。

 

  上课的时候快斗一反常态没有睡觉,他趴在课桌上不时用笔写着什么。

  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前座人的背。

  「干吗啊。」快斗不耐烦地把头往后偏转了一点,口气里满是不悦。

  「啊,没有。」白马忽然就意识到自己下意识的动作,扯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笑容掩饰着自己的尴尬,「不过,黑羽君在做什么呢?你不是那种会记什么笔记的人吧。」

  「……要你管。」快斗不屑地朝他甩了甩手,抬头望了眼讲台前唾沫四溅的内山,把头转了回去。

  课间。

  「快斗,刚才我在走廊里遇到了内山,他叫你去一下他的办公室诶。」快斗的青梅竹马——青子从教室门口笔直地朝他走过来,表情有些幸灾乐祸,「是不是你又忘交了作业呀?」

  「我哪有啦。」快斗把头从课桌上抬起来,伸出右手习惯性地抓了抓自己的乱发,起身去了办公室。

  好像有不祥的预感。

  白马好看的眉微微蹙了起来。

 

  「黑羽啊,最近好像很累啊。」内山一边招呼着快斗坐下,一边和快斗拉起了家常。

  「啊,哈,也没有啦,我只是副班长而已,比较累的应该是白马吧……」快斗这么打着哈哈,却被内山打断了:「可是你看你连黑眼圈都熬出来了呢。」

  啊?真的么?平时化身为怪盗基德去犯案的时候好像都不曾有过黑眼圈……果然还是因为那件事的关系么……快斗的强颜欢笑看上去似乎更加令人觉得担忧:「哪有……老师是你多心了……哈,哈,哈哈哈……」

  『丁铃铃……』

  「啊,是电话,黑羽你等一下啊。」内山转过身去接过办公桌上的电话,「喂……啊,您好……哦哦好的,他就在旁边,我叫他来接……黑羽,是你父亲的电话。」

  我父亲?

  快斗警觉地接过电话。

  「……啊,是您……我,我还在考虑……真的要……那好吧……我知道了……再见……」语气一点点地低落下去,快斗握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指尖有些冰凉,他挂上电话,努力地眨了眨眼,挤出一丝生硬的笑容:「啊,老师,快上课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离开了……」

  始终强忍着的眼泪还是在走出门口的那一刹那决堤。

 

  公园。秋千。荡绳。P.L

  这是什么意思?白马不解地望着快斗课桌上的几个单词。前三个还比较好理解,可是最后一个……也太广泛了吧?

  P.L

  是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缩写吗?还是其它什么……

  「咳咳,不好意思,白马大侦探。请问·你·是在·研究·我的·桌子吗?」快斗用手指的第二个关节扣了扣桌子,清脆的声响伴着他咬牙切齿的话语传入了正低头研究的白马。

  「啊,是黑羽君啊,」白马微笑着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快斗,「内山找你有什么事吗?」

  「好像不关你的事诶。」快斗把头扭向了一边。

  白马知趣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但快斗死死咬着自己下唇的动作还是深深印在了他眼底,烙得他眼睛生疼。

 

  『黑羽君,放学有空吗?』

  『白马大班长,没想到你也会上课传纸条诶。』

  『到底有没有空?』

  想了想。

  『有。』正好可以把那件事和他说……

  『那能不能和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这你不要管。去了就知道了。』

  『……去就去。』快斗把纸条传回去,视线重新投回自己的课桌时,自己写的几个词就这么猛地撞入了眼帘。

 

  公园。秋千。荡绳。P.L

 

  「你果然带我来这里么……」快斗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抽出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旋即用鄙夷的眼神看向白马。

  「因为我想不通『P.L』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白马笑得人畜无害。

  「……想要看得太清楚果然还是你们侦探的通病啊。」快斗这么嘟哝着,走到秋千前坐了下来,铁链样的荡绳随着他的动作碰撞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白马笑而不语。

  「诶,你不坐吗?」快斗看了看左侧的另一架秋千问白马。

  「啊,我不坐了。」白马的脸色有点尴尬。

  「是呢,你白马探坐秋千是什么样还真是让人难以想像呢……」快斗撇撇嘴,轻轻摇起秋千。

  没有人再开口。

  气温一度冷至冰点。四周静悄悄的,只剩下呼呼的风声滑过草丛的微小声响,即将下山的夕阳在这样的气氛下红得诡异,暗金色的阳光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却始终没有交汇。

  白马倚在秋千架旁的铁柱上,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逆光的脸始终无法看清表情。

  快斗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到底是不是该这么做,却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答案。那个电话,以及之前家中的那个来访,那个男人,想必就是白马的父亲了吧。咬着牙逼迫自己站起身,他拿起书包,径直离开公园。

  没有再看白马一眼。

  也没有『再见』。

 

  怪盗基德出现在天台的时候,天台上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白马。

  白马。

  多想再这么一直呼唤下去,多想再这么一直和你持续下去,多想再这么看到你自信而优雅地扬起那个熟悉的笑容,多想……多想再这么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让我看到你宠溺的眼神,感受你的关心,时不时地捉弄你然后看到你无奈而好笑的神情……这一切难道都只是我的梦么……如果是的话能不能永远不要醒……能不能……

  「……Parallel lines.KID的语气淡而忧伤。

  白马的身子僵硬了一下。

  We’re ……」一股猛烈的大风不适时地吹过,鼓起KID的白色披风,抚乱了白马的金褐色头发。KID的话语在风中飘零,只留下他一脸的悲伤与留恋。

  Kaito……」白马不禁上前抱住了他,紧抱的双臂流露出主人的心痛。

  有温热的液体滑入他的颈间,他知道,那一定是自己怀中的人,作为黑羽快斗而留的泪。

 

  那一晚,KID没有盗取原本预告函上写的物品,他只是在见了一个人之后悄然离去,白马向中森警部报告说KID进了馆内,一队人马为此在馆外一直等到第二天开馆才悻悻而去。

 

  此后那个白色的身影连同黑羽快斗,都再也没有出现。

 

  要下雨了啊。

  湖畔的少年仰头望着逐渐阴霾的天空,绛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什么。

  站得有些麻木了的双脚不由自主地领着身体来到曾经记忆中的公园,那里的秋千在风中摇曳,发出那么熟悉的『哗啦啦』的声音,仿佛记忆中的谁还坐在上面轻轻晃动一样。有着金褐发色的少年用微微颤抖的手握住左侧秋千的荡绳坐了下来,他看着那两架平行般的秋千,脑海中立即浮现起一个顶着黑色乱发的、抑或一身白色的身影。

  『……Parallel lines.

  心忽然就痛得不能自已,就这么痛得他,不禁弯下腰去。

 

  大雨没有一点征兆地就倾盆而下,夹杂着一丝丝刺骨的风哗哗地冲刷着这个世界,以及少年的心。

  已经没有人会在这时打着伞出现了,也不会再有人别扭地担心自己淋了雨可能会生病。

 

  Who says, parallel lines.

  He said, we were parallel lines, never join...

 

  他用手死死抓着胸口终于哭出了声,亮白色的闪电便在此刻刷地划破天际,照亮了整片天空。

200777日结文。

 

[某秋]首先感谢某草的帮助><多次帮忙不胜感激。

而后,鉴于某草的意见,在这里整理一下本文思路。有看不懂的殿请往这里看~^^

本文中有一个比较难懂的地方。[据某草说的。]

关于那个快斗父亲的电话。其实是少爷他爸打的。首先盗一已经去世是大家众所周知的,其次快斗在电话中的语气非常客气,最后再联系下文中快斗的心理活动便不难看出。

其他的嘛。有不懂的请各位殿在文后提出。^^

P.S.被中考蹂躏过后产出的文...个人感觉有点奇怪....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