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07.06.21小同学生日贺]牛奶+咖啡  

2007-08-14 22:31:16|  分类: 「Conan」白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慵懒的午后,空气中充斥着香浓的咖啡味,明媚的阳光被繁华都市中高高低低的建筑物切割成或大或小的不规则多边形,斜斜地从窗外照射进来。

  这是街角一家幽静的咖啡馆。

  馆内的落地窗前静静坐着一位身着西装的褐发少年,已不怎么耀眼的阳光隔着透明的玻璃洒在他身上,用金边大致勾勒出他倚在沙发靠背上的身形,那颇为随意的坐姿非但没有给人留下仪表不端的印象,反而为他增添了几分英气。

  他轻轻地端起面前那只泛着纯白色泽的咖啡杯放到嘴边,动作小心得仿佛端着一件珍贵的艺术品。杯中的咖啡腾起丝丝缕缕的透明雾气,在他精致的脸庞前忽隐忽现着缠绕、袅袅。

  一切都美好得宛如油画。

 

  「先生,」一位年龄约摸十七八岁的侍应生来到少年桌前,轻柔的声调恰到好处地融入了咖啡馆中温和的曲调,她羞涩地抿了抿嘴,两颊是掩盖不住的红晕,双手柔和地叠于身前微微倾下身来,「先生,您已经坐很久了,需要些点心吗?」

  沐浴在阳光中的少年迎着声音抬起头,唇角那抹上扬的弧度在阳光的映衬下格外明媚:「不好意思,小姐。麻烦你再等一下,我想等他来了再点。」

  说着,少年重新低下头研究起手中的银色怀表来。

  1537062

  超过37062

  「她?……女朋友?」女孩生生打断了少年的思绪,言语间对上那双漂亮的绛色眸子。眸子的主人明显迟疑了一下,随即笑意越发爬上他的唇角,闪现于他眼中。

  「啊,是的,是女朋友。」少年灿烂的笑容仿佛一下子照亮了整间咖啡厅,连阳光也显得逊色不已。听到这话的少女,小脸立刻垮了下来,嘴上却仍不甘心地询问:「她一定很漂亮吧。」心里却不禁想:有你这么帅的男朋友呃,怎么可能不漂亮呢。

  「漂亮?」听到这话,少年一怔,「漂亮算不上吧。」那双眸子里旋即漾起难以名状的情感,他伸手执起桌上银色的小勺伸入咖啡中缓缓搅拌,时不时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杯中的褐色咖啡听话地随着勺子的节奏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不过,很可爱。生气的时候会不顾一切地大吵大闹,不把对方折腾个半死绝不罢休;耍赖的时候会抱住自己的脑袋蹲在地上拼命地摇;高兴的时候会狠狠地敲对方一笔,还咬着勺子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希望对方再送他几个甜品;难过的时候会一个人躲在偏僻的角落里舔伤口,表情脆弱到让人忍不住想要将他抱紧;睡着的时候会安静得好象美梦中的婴儿,令人不由生出一股强烈的保护他的欲望……」少年呢喃一般如数家珍地说着,深红色的瞳仁里醉人的温柔浓得化不开。

  门就在此刻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一颗顶着一头黑色乱发的脑袋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门口那位黑发的少年东张西望了一阵,然后好象看到了什么,笔直地朝着落地窗前的座位走去。

  「啊,白马,原来你在这。」刚进门的少年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黑发,一脸没睡醒的表情。

  「白马君……?」侍应生收回目光看向自己面前的少年。

  褐发的少年保持着嘴边那一抹好看的弧度不易察觉地点头:「这就是我的女朋友。」

 

  喂喂,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那个该死的白马早不挑晚不挑偏偏挑在今天打电话来,说要联络同学感情……同学什么感情啊!要知道我正睡得香呢……啊啊这不是重点。我真的很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白马,白马那抠门的家伙会是那种随随便便请我出来到这种贵死人不偿命一杯果汁好几百块的咖啡厅来白吃白喝的人吗?怎么看都不像啊。[某只:人家少爷真的很大方的。。。我们私底下都封他为『快斗小同学专有全球通用无限VISA卡』……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咬手帕)要知道我们一帮子人都泪眼婆娑排着队想要……快斗:你们那帮子死同X女给我死远点!!!特别是你!智商有问题兼RP的死人作者!= =#]咳咳。呃,金褐色的头发,深红色的眼球,装腔作势欺骗人家小妹妹感情的扬着暧昧弧度的嘴角,满脸自恋样,还有那只该死的怀表……没错,这就是我认识的那个白马。啊啊,他身边那个漂亮的侍应生MM一脸刚吞下一整个鸵鸟蛋而导致消化不良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还有白马那个眼睛微眯起来笑得很危险的眼神又是什么?!

  短短几秒内,那位姓黑羽名快斗的乱发少年的脑海中已闪过无数个念头,于是他怀揣着最后浮现于脑海中的那个问题不解地望向自己面前『优雅』微笑着的同伴,没有一点风度地一屁股坐在他对面。

  「白马,你没有在这位可爱的小姐面前说我什么坏话吧?」黑羽用手挡住自己朝着侍应生的那半张脸,把头凑上去小声地问对面离自己不到六公分距离的少年。

  白马小小地啜了一口有些冷却的咖啡,戏谑的神情在他脸上一闪而过:「没有啊。」

  「真的?」黑羽斜着眼重新坐回舒适的沙发座椅上,眨巴着眼有些不信任地吐出两个字。

  「真的。黑羽君这么不相信我真是让我好伤心啊。」白马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那抹看似普通的微笑带给快斗一种极不祥的预感。

  顿了一顿,白马用他那好听的嗓音无比轻巧地道出一句万恶的话来:「我只不过告诉她你就是我的女朋友罢了。」

  黑羽快斗当场石化。

 

  「呃……小姐,请问您需要点什么?」一旁的侍应生异常艰难地吐出那个称呼,大有一副想要当即挥泪而奔的架势。

  似乎意识到有女生在跟自己说话,黑羽小同学满脸阳光灿烂地转过头去看向少女,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自己正处于深度石化状态中,以及,完全忽视了少女好不容易才说出口的话。

  「你叫我?」语气里竟是绝对的肯定。

  「呃……是的,小姐。我想问一下……」

  一股不知何时侵入咖啡厅的西伯利亚冷空气席卷过还处于兴奋阶段的黑羽快斗面前,随之而去的是一片枯黄的可怜小落叶。

  「白马你个混蛋!!!」高分贝的叫喊响彻咖啡馆,「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吃穷不然我死不瞑目啊啊啊啊啊!……」

 

  「快斗,有一句话我不得不提醒你。」白马少爷平静地端起面前的咖啡,「你今天迟到了39246。」

  『噗——』

  黑羽小同学形象全无地把口中的牛奶如数奉献给了可怜的桌子。

  某作者:快斗,桌子就算喝了牛奶也是不会再长高的……而且桌子长高了对你没好处。。。= =|||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守时也是很必要的。」白马这么说着,语气里满是笑意。

  「……那你有必要在我喝牛奶的时候说这么KUSO的话吗……下次不许在我喝牛奶的时候说话!」快斗不满地挥舞着自己右手中的叉子,凶神恶煞地警告白马,想了想,又说,「喝其他东西的时候也不行!……还有,我吃东西的时候也是!」

  白马笑而不语。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白马你不要再看我了!看得我浑身不舒服!快斗向对面瞥了一眼,尴尬地一口气把牛奶喝了个底朝天,怨念地咬着手中的草莓蛋糕,蓝色的眸子里尽是痛恨。

  白马微眯的眸子里泛起意味不明的笑。

  片刻,他淡定地起身,端起已经见底的玻璃杯离开了座位。

  「喂喂,白马!喂!」黑羽试图叫回那个一言不发而去的同伴,结果高分贝的叫唤只是引来邻座那对情侣不满的目光。

  什么嘛,连所谓的「联络同学感情」还不忘挑在这种地方。快斗嘟哝着在心里暗暗把白马数落了个遍。

 

  「呐。你的牛奶。」

  「哦,谢谢。不过……」

  「呃,怎么了,黑羽君?」

  一定是故意的。

  只有在耍我的时候他才会那么认真地叫我『黑羽君』。

  「……你为什么要坐到我旁边?」黑羽同学手执牛奶,把布满黑线的脸转向身侧的同伴。

  「你太敏感了,黑羽君。」白马重新端起自己的咖啡,口气淡然却隐隐带着戏谑的成分。

  地球仿佛在那一刹停止了运转,时间紧跟着凝固在了轻轻握住杯环的修长指尖上。

  快斗好象听见自己的心跳,慌乱而紧凑地跳动着,带着身侧人隐隐传来的炙热体温。

  快斗好象感觉到自己发烧的脸颊,随着心跳的节奏一点一点泛红升温。

  快斗好象看到面前那个人似笑非笑的熟悉眼神,透着不言而喻的宠溺成分,落地窗外的阳光星星点点地洒进迎面的绛色眸子里……

  啊!等等!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

  快斗在心里不顾一切地大叫,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白马的脸一点一点靠近,温柔地覆上自己的唇。

  香醇的咖啡味在下一秒便充斥了快斗嘴中的全部空间,和着浓郁的牛奶味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就连周围的空气也仿佛被带上了甜分,在阳光的照耀下温暖了整间咖啡厅。

 

  没脸见人了。

  我真是没脸见人了啊啊啊啊啊。

  快斗气呼呼地走在前面,周身的杀气逼退了所有投来好奇眼光的路人,却惟独对身后的某人没有任何作用。

  猛地转身。

  「白·马·探!」快斗的脸因为别扭有些扭曲,咬牙切齿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好笑,「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你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不是吗!」

  YOSHI。就是这样。快点把这个叫白马探的自以为是狂妄自大做事不考虑后果和别人感受自恋臭屁一天到晚看时间还计算到秒后面那一位的KUSO家伙给赶走,不然你以后别想要安宁了,黑羽快斗!

  「如果你真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距离有点远,白马的表情在太阳的余辉下显得有些落寞,但是那一定是我看错了。对对,一定是这样,「但是,快斗,我……」

  わだし,きみのすきだ

  果然,还是说不出口。

  「你什么你。我要回家了。」快斗把手一挥,插在口袋里便头也不会地往前走。

  正值日落时分。最后一缕金色的阳光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再次交汇了。

  就好象是两条平行线。

  只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无法逾越,一旦相交便再也无法回头,一旦相交便注定要背道而驰。

  街灯一盏接着一盏逐渐亮起,在慢慢昏暗起来的街道上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明。

  Parallel Lines…

  白马轻轻地叹息,转过身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那一次离开的时候快斗没有说再见。

 

  两个星期后白马便觉得很后悔。

 

  黑羽快斗,不,确切地说是怪盗KID

  下落不明。

  这实在是老套的情节。

  老套到现在连琼瑶阿姨都不用了。

  但是你不要来问我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情节。

  故事发展需要。就是这样。= =+

 

  已经过去的某个周六。午夜12点。

  怪盗KID将要盗取的是被从法国运来展览的香水瓶之一。

  上面隐约刻着字母。

  HAUB&KATO

  [「啊……」作者被殴了|||,「我真的有说过我要偷的。。。=W=]

 

  KID很准时地出现了,并且顺利进入馆内。

  可是直到开始正常营业他也没有再出现。

 

  自从怪盗KID失踪之后,白马没有再去过学校。

  他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一下子没有了方向。他已然记不清快斗当初毅然决然头也不回离开时的表情,只是在同一地点面对着夕阳时,他绛色的双眸还是不禁被刺痛,痛得他无法呼吸。

  且,不知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再去那间街角的咖啡馆。

  然而。

 

  再次经过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走了进去,站在门口,那一天便在脑海中重复着,一遍又一遍,唤起他的回忆。于是他便不可救药地回想起那天他是怎样坐在落地窗前,怀着怎样的心情等待自己恋人的到来。

 

  他绕过面前的几张空位,慢慢靠近了落地窗前的沙发椅。

  从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有些黯淡,远比不上那一天的明媚。可是当他落座时,却分明感受到了一样的温度,阳光用相似的金边与笔法勾勒出他的轮廓,让他觉得仿佛只要再过39246便可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他的方向走来,说:『啊,白马,原来你在这。』并习惯性地抬起手揉着自己的黑色乱发,一脸没有睡醒的模样。

  WAITER~!」

  「啊啊,等一下,我马上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面前一晃而过。

 

  就算用右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白马的嘴角却还是不禁扬了起来。

 

  白马倚在沙发座椅上微微笑着,唇角的笑意中和着宠溺的成分融入了他的绛色眼眸。他微微侧过身子,把头偏向了那个顶着一头黑色乱发的身影:

  「小姐,一杯Latte。」

 

  一切悲伤的,都该过去了。

-END-

07618日结文。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