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伪·L月]Fall  

2007-08-14 22:11:23|  分类: 「Death Not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意浓了。

  抬头的时候视线稍稍绕过头顶稀稀疏疏的树叶便可以看到天空蓝到透明,好像不是经由树叶间的缝隙而是透过刚洗得薄如蝉翼的白衬衫窥见一般明净,顶着一头招摇的黑色乱发的青年弓着背把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这么感慨着,忽然就想起了不久前还与自己「形影不离」的那个人。

  啊,他是穿衬衫的吧。是的吧。

  这么思索着,树上的黄叶便耐不住寂寞地从枝头打着旋儿飘下,仿佛慢动作一般缓缓从青年面前乘着微风滑过。

  啊,果然是深秋了呢。

  「龙崎……?」

  「……是夜神君啊。」被称作龙崎的青年回过头来,朝着夜神月轻轻点了点头。阳光有些淡去的迹象,却越发衬出穿着白色T恤的龙崎那万分明显的黑眼圈。

  「……真巧啊。你在这做什么呢?」月客套一般问道,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啊……现在已经秋天了呀,夜神君。」好像是刻意的,听起来却又似乎无意地撇开了话题,龙崎始终保持着侧立的姿势对着夜神,「你又在这做什么呢?」

  月注意到龙崎话语中的那个『又』,这是不是可以说明他其实是故意在避开回答自己在这里的原因?

  「享受失而复得的自由啊。」月半开玩笑地回答,脸上是一贯的微笑表情。

  「哦……那么,夜神君介不介意……」偏过头来停顿了一下,龙崎定定地望向几步开外的月,「借我点时间呢?」

  「……」讶异的表情在月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被极好地掩盖起来,「当然可以。我是龙崎的朋友啊。」

  是『我是龙崎的朋友』,而非『龙崎是我的朋友』。

  这一点就算是旁人听着,也会觉得别扭吧。

  「是啊,月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呢。」龙崎却只是这么淡淡地强调着,用他那独特的、依旧是没有起伏的沙哑音调。

 

  「龙崎,你已经在这里站了至少有20分钟了。」月站在龙崎的身后轻声提醒道,语气里隐隐有一些无奈。

  「……」似乎完全沉浸其中的龙崎同学。

  「哎,受不了你,如果要的话进去买一个不就好了吗。」事实上月的潜台词就是『人好像越来越多了,龙崎你干脆进去买一个得了』。

  「……买……一个?」右手的食指前面一小截还含在嘴里,龙崎的发音未免有些奇怪,「一个不够啊……」

  完全没有移动分毫的目光泄露了主人其实非常想把橱窗乃至店内的所有库存统统都搬运回家的欲望。

  这下月是彻底无语了。

 

  结果却还是龙崎同学『有那么些不情愿』地妥协了,然而没准他正想着晚上回去之后怎么向阿月同学讨回这笔账,比如说还是用『吃』或者怎么样,谁知道呢。

 

  鲜奶草莓蛋糕。

  在空气相对而言较为清新的秋日里有着格外香浓的味道,在风的推动下不经意间便钻入了鼻子里,在鼻腔中一点一点地扩散开来,相当好闻的味道夹杂着刚烘焙出炉而带有的独特的面包香气,连一旁不怎么喜欢甜食的月也感觉到饿起来。

  「夜神君,你要不要来一点?」龙崎以他特有的姿势『坐』在公共绿地边的条椅上,在消灭了大半个蛋糕后终于『良心发现』般开口询问同伴。

  「啊……谢谢。」月这么说着,伸手接过龙崎递过来的小半个蛋糕,象征性地咬上一口,然后又递回去。

  果然还是不喜欢吃甜食呢。

  龙崎皱起一边的眉毛做出很困惑的表情:「诶?我以为夜神君一直盯着我看是因为真的很饿了,所以我还特意留了草莓给你诶……还是说——

  「难不成夜神君是希望让我喂吗?」

  夜神月的表情应该是被噎到了这一点恐怕没有人会有异议,而罪魁祸首却眨巴着没有高光的眼,用全黑的瞳仁对着他做出一副『就算蛋糕再好吃夜神君你也不该那么急啊这下呛到了吧』的表情并万分无辜地看着他。

  「如果你不要的话,那我吃了哦?」龙崎看了看蛋糕,又看了看月,小心地问。

  「哦。」有那么些许埋怨,终究还是没有表露出来。

 

  将近傍晚,风似乎大了一点,时不时地抚乱龙崎的黑发,扬起月的条纹领带。

  然后龙崎从条椅上站起来,用食指和拇指夹着印有『XX蛋糕房』字样的袋子迎着风拎起,风鼓起塑料袋发出『阔咯咯咯……』的声响。

  扎紧袋子,原本空荡荡的袋子里鼓满了气体。

  「呐,夜神君,我抓到风了哦。」龙崎把塑料袋提到月的眼前说。

  「静止不动的风只是空气罢了。」月安分地坐在条椅上,双手环于胸前。

  「不是哦,这里面的风只是睡着了而已。」龙崎见月对此不屑便把手又伸了回来,提到自己面前细细地看,仿佛在欣赏一件难得的艺术品。

  它们只是睡着了而已。

  只是睡着了,而已。

 

  「啊,好像又回到原点了呐。」龙崎转过头看着月,「夜神君,今天谢谢你。」

  「没什么。」月抬头望了望树,原来自己还是会在意。

  原来还是会有那么点好奇,好奇他当初一动不动在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么,我先走一步了。」

  「诶……好的。」龙崎站在那棵树下,也许是错觉吧,微笑里带着什么不和谐的成分。

  等月走出好几步,才听到那边传来的道别。

  ——呐,再见,月。

  回头的时候月却只看到龙崎抬着头落寞的身影,好像时间倒退了回去。

  啊,是我听错了吧。

 

  五天之后,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那种所谓的『回忆』,只是懦弱者逃避现实的途径而已,不具有任何力量。

  月这么告诉自己。不断这么告诉自己。

 

  银勺从手中落下,L从椅子上倒下去,然后一切就结束了,哪怕再怎么努力想要挽留,失去的终归还是失去。

  而那被称作『结束』的一切,都在龙崎最后的眼神里。

 

  事后月偶尔会经过那家蛋糕房,会路过那棵树,他只要一望见便会远远躲开。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怕什么。

  还是说,记忆那种东西会把猝不及防的人心毁得遍体鳞伤。

  这么想着,再看到那棵树时月已经避闪不及,离它只剩当初的距离,然后他好像回到了某个下午,脑海中甚至清晰到记起那个被标记为1031日的日期。

 

  秋意浓了。

  抬头的时候视线稍稍绕过头顶稀稀疏疏的树叶便可以看到天空蓝到透明,好像不是经由树叶间的缝隙而是透过刚洗得薄如蝉翼的白衬衫窥见一般明净。外表招摇的青年立在有些光秃秃的树下,风轻轻扬起他额前的黑发,他弓着背把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慢慢地回过头来。还是一样明显的黑眼圈,还是一样沙哑而没有起伏的音调,只是脸上多了那么一抹淡然的神情,伴随着那句蕴涵深意的话语:『さようなら,……。』句末的那个名字却被风不露痕迹地带走,隐在了谁的记忆里。

 

-End-

2007.04.22结文。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