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404 Not Found

   What you are looking for is not here.

 
 
 

日志

 
 

[只是单纯想写篇拉比中心而已]No.50  

2007-12-23 16:38:58|  分类: 「DGM」Lavi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GM:Canon钢琴版

  怎么只是从那漫长的睡梦中醒来,一切就都变了样。

 

  到底是一切都悄无声息地改变了,还是,只有我失去了最初的模样。

 

  睁开双眸的时候,四周静到没有一点声响。有一瞬间让我觉得好像失去了聆听万物的力量,可是却有个声音远远近近地传到耳畔,一句『你醒了』,一声轻微的笑。

  这么容易就把我的注意全部吸引过去。

  绛色的看似柔软的头发,不羁地朝着一边倒去,往下,能看见额上戴着的是一条绿色龙纹的头巾,再下面是有着相同颜色的漂亮眸子,一只,弯成好看的弧度。右眼虽被黑色眼罩所盘踞,却挡不住他眼里的暖暖笑意。

  这个有着好看眉眼的少年,拥有足以温暖人心的笑容呢。

  那一瞬间我是这么想的。

  他环着双臂斜斜地靠在门框上,橙色的围巾听话地从他的颈后垂下。

  我轻轻地「诶」了一声。

  他勾起原本就微微上扬的嘴角,越发笑得如同他的发色那般温暖。

  「我叫Lavi。初次见面。」

  然后窗外原本阴霾的天忽然就放了晴,带着温度的阳光从高空泻下,没有声息地攀进了屋里。

 

  Lavi说话,总是带着好听的尾音,短促而有力的『sa』,每每都会让人觉得阳光一泻千里。

  我坐起来,靠在床背上,看着Lavi跟在一个模样滑稽的老头后边进来,竖起一根食指并用他特有的语调向我介绍:「这个是BookMan,也叫熊猫老头……」

  那好听的尾音还没有发出就被惨烈的声音打断。

  Lavi被他所谓的『熊猫老头』一脚踹飞,以头撞墙的姿势英勇倒地。

  BookMan将双手相对伸进袖管里,「伤势如何?」

  我笑笑表示自己并无大碍,他看着我的眼神里却隐隐透着思索。

  「如果有什么就叫我。我可以帮你做下治疗。」最后他只是这么淡淡地甩下一句话就打开门离开。

  门吱呀一声打开,BookMan的身形略微地顿了顿,随后才走了出去。

  门又吱呀一声关上,BookMan最后意味深长的眼神我不是没有看到。

  我看到的。

 

  大概是因为我沉默了太久,Lavi试探着开口道:「怎么样,转换下心情去外面散散步吧~

  还是一样好听的尾音,一样温暖的笑容,有着不容人拒绝的力量。

  我『嗯』了一声掀开被子,跟在他身后走出房间。毕竟我的伤只是在那被绷带所缠绕的头部而已,我可不想一直待在这空洞单调的房间里。

  教团里的人你都见过了吗?

  诶,有的还没。

  呐,正好,我带你去见见他们吧。都是很好的人呢。

  诶……可是我肚子饿了。

  这么说着,肚子附和一般叫了起来。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尴尬地笑笑看向Lavi

  Ma,也好,先去食堂吧,在食堂里说不定也能碰到他们呢。

  Lavi毫不介意地朝我笑笑,弯弯的眉眼,向上扬的唇角,在走廊里柔和的灯光下显得特别温暖。是的,温暖,请原谅我一直用温暖这个词语。

  他将双手交叉叠于脑后,身体有些微的后倾:「跟我来。」

  好听的尾音在长长的走廊里晕荡,好像平静的水面被投入一颗小小的石子,泛起微小的圈圈涟漪,却又马上再度趋于平静。

 

  诶,Lenalee,要去什么地方呀?

  啊,是Lavi。要去城里买东西,但是Komui哥哥反对……

  Lenalee不要去,城里有很多危险!

  ……

 

  去食堂的路上,我们碰到了LenaleeKomui室长。一个死命地扯着另一个的单肩包,一副『打死我也不会让你去城里』的暴走状态。

  Lavi一贯地笑着凑上前去,「这么坚强的孩子,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啦。」

  「就是嘛,哥哥。」Lenalee有些无奈地笑着,「那么,我走了。」

  「路上小心~ Lenalee我是见过的,那个有着漂亮长发的女孩子,看似柔弱的外表下那坚强的内心。

  Lavi拖着Komui室长朝我弯起嘴角,「Komui室长,应该见过了吧。啧,标准的恋妹狂,这样的情形也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了。」

  我向坐在地上的室长伸出手试图将他拽起,「室长要试着放手呀,老是束缚着Lenalee她也会觉得很困扰的吧。」

  室长看着我的眼神让我觉得心里有些发毛,却隐约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头上的伤不要紧?」

  「诶?」这没有来由的问话让我一惊,我摸摸额上缠缠绕绕的白色纱布,随后感激地笑笑,「诶,没事,谢谢关心。」

  他依旧坐在地上,镜片后的眼眸里变化的感情让人捉摸不清。

  「要多加休息,这样伤才好得快。」他从地上爬起来,轻轻地拍打着衣服,看似无意地这么叮嘱我,「……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先去工作了。」

  我点点头,目送他远去。

 

  诶,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是自己,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呢。

 

  「吃饭吃饭!」欢快的语调是Lavi的一贯风格,可是我为什么会觉得那么悲伤。

  人这种生物,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得到了思考的能力、才拥有了掩饰自己的力量。那些小心翼翼不被人触碰的地方,难道只是为了让自己孤芳自赏而存在的吗。

  怎么可能。

  以为只要用快乐的面具将自己好好地包裹,用欢快明亮的语调或是温暖美好的笑容面对他人,就可以将自己伪装得好像没有一点烦恼。自欺欺人也是当初得到的一种生存方式么。

  可是为什么久而久之的后果却只能是迷失自我呢。

  还是说,只能,是这样么。

 

  那么,你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他端过Jeryy递过来的各色小菜,回过头问是不是还需要点别的Jeryy的手艺可不是盖的哟。

  我小幅度地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没关系吧,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Lavi端着餐盘喃喃地问。

  「诶,不用,只是心情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差,一会就好了。」我连连摆手,「还是先吃饭吧,饿死我啦。」

  呃……坐哪好呢……啊,是Yu啊!

  Lavi兴奋地朝着角落跑去,边跑边用很大声的音调嚷嚷着,还不时地挥舞着手臂。

  被称作Yu的少年似乎有些不高兴,侧脸处冒出一个大大的青筋。

  「喔~Yu果然还是对荞麦面情有独钟啊。」Lavi凑过去看了一眼Yu的晚餐,嘿嘿地笑着把自己的饭菜放在同一张餐桌上坐了下来。

  「……」

  「这是Yu……」Lavi这么笑嘻嘻地念叨,却招来另一边拔刀的声音。

  「……我说了不要这么叫我!」Yu满脸青筋加黑线加杀气地跳起来,刀尖抵着依旧微笑着的Lavi下颚。

  「啊啊,呐,这个是KandaKanda Yu。」Lavi没有丝毫影响地继续笑着向我介绍,脸上漾开温暖柔和的线条。

  什么嘛,这完全就是小孩子间打打闹闹的景象。

  「……」Kanda不露痕迹地蹙起眉,收刀入鞘,「你这家伙,不会是做完任务回来脑袋就出了问题吧。」

  我下意识地抬眼看自己头上的绷带,他说的是我?

  他说的是我。

  气氛稍稍有些尴尬,餐桌上腾起袅袅的白雾缠绕交杂,毕竟是冬天,尽管是室内,饭菜还是很容易凉了吧。

  我坐在一旁,机械般地咀嚼着饭菜,偶尔会瞟到一旁的Kanda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依旧挂着不易察觉的神情。

  后来是怎么收场的,我的记忆有些模糊。隐约记得Kanda收起自己摆在一旁的刀,仿佛不认识我们一般就走了开去。

  心里莫名就有了一丝伤感。当初的笑容如同有千斤重,再也无法挂在唇角,我慢慢敛起脸上的表情,自嘲地呵了一声,却早已分不清到底是轻笑还是悲伤。

 

  走出食堂时天已完全黑透,白到透明的月光从不知名的角落里洒进,影影绰绰地投射在地面上,勾勒出不规则的图形。

  经过科学班的时候,里面有谈话的声音,偶尔有一两句飘进我的耳朵里。

  Lavi好像回来后不太对劲……

  Komui室长的声音。

  啊……好像总是在自言自语的样子呢。

  Lenalee有些担忧的声音。

  那个小鬼……

  BookMan

  ……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敞开的窗,月光就是透过那里乘着寂寞的晚风进来的吧。

  Lavi趴在窗沿上,仰头看向窗外的月亮。今晚的月亮大而明亮,在它的映照下Lavi却显得格外忧伤。风轻轻拂乱他绛色的头发,月光将他的身形定格在班驳的地面上。

  Lavi

  「你怎么了。

  「自从上一次任务结束后回来你就不太对劲。大家都很担心你。」

  微微向后转过身,一抹笑就爬上了唇角,「啊,Allen。」

  银白色的月光攀上少年银白色的头发,倒映在少年银白色的眼眸里。

  「只是,经历了一次『死亡』,想看看自己,到底变成了什么样。想让自己,重头来过而已。从认识大家开始……」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Allen的话里似乎带着怒气。

  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轻声地笑起来,感觉到细密的笑容一点点爬上自己隐在暗处的脸庞晕进左边暴露在空气中的眼里又晕进被眼罩覆盖的右眼,感觉到自己的眉眼弯成温和好看的弧线,感觉到晚风撩乱了自己绛红色的头发又轻轻摇曳起自己颈间垂下的长围巾。

 

  人这种生物,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得到了思考的能力、才拥有了掩饰自己的力量。那些小心翼翼不被人触碰的地方,难道只是为了让自己孤芳自赏而存在的吗。

  怎么可能。

  以为只要用快乐的面具将自己好好地包裹,用欢快明亮的语调或是温暖美好的笑容面对他人,就可以将自己伪装得好像没有一点烦恼。自欺欺人也是当初得到的一种生存方式么。

  可是为什么久而久之的后果却只能是迷失自我呢。

  还是说,只能,是这样么。

 

  谁说人的一生只能经历一次死亡,在我过去的18个年岁里,48个身份先后死在我的记忆里。没有鲜血、没有气息。死得不留一点痕迹,就如他们身前活得没有一点自己。我只是希望为自己活一次。让第49个自己不仅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而是更多地被人们所记忆。那么,在第50个我出现后,我依然可以坦然地抛却自我,丢弃内心。

 

  那么,我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我知道的。

  那些活在自己记忆里的自己。

 

  我一直,都知道的。

 

-END-

20071223日结文。

 

[后记]新尝试。写得自己都纠结,比我写之前想象的还有难度。没有CP的中心题材果然是难写到一定境界……好想转CP……(喂你的立场!)主角的黄金三角果然是美好的么流泪。原本打算将拉比记忆里的点滴[其中一些情节是只存在于他的脑海里而并不是真实出现的。有的是动画或漫画中原本就有的,但总觉得大部分是为了情节需要编出来的,说白了就是作者很废。囧。]用删除线划出来的,但是后来有些地方没办法分离剔除……于是就算了。orz具体的等我下次回来再说...囧。

[后记的后记(?)]最后还是没有改……我错了……过了一个礼拜果然就没有感觉了……那就这样吧= =(喂

于是说趁着这个机会我把这篇文的构思简单说一下吧,因为我觉得可能大家在第一遍看完后都没看懂……orz首先说,可能大部分人在看完后都会以为文中的“我”是Allen,因为有很多迹象好象都是这么表明的,比如一开始Lavi的出场……没错啦没错啦,DGM里第一次他出场就是出现在Allen面前。还有到快结尾的地方Allen的出现好象也这么证明了来着。可是,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 “我”是Lavi。从头到尾一直都是。如果还看不懂,那么请参照文末那句「那些活在自己记忆里的自己」,谢谢。除此以外的证明,呃,到了文章的末尾只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我”——也就是Lavi——的独白。你的明白?OK。很好。

接着开始说写这篇文的初衷……或许是想法?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很心疼很心疼拉比的。所以在这篇文里拉比给人的感觉已经不是DGM里熟悉的快乐而又明朗的形象。我赋予他的是我觉得深藏在他骨子里的真正的他。我为此一直酸一直酸,我觉得我很残忍。可是他在船上拿着那张黑桃A的样子实在是太让我不忍(谁在那里提RA?!==###),我实在是太想让大家知道他也是那么一个需要人去疼爱的孩子。而在我心里,其实始终都觉得,拉比就是那种即便有疼痛也是对别人笑得很温暖地自己一个人去痛的孩子。也许有人会知道吧,我最想最想干的事情,绝非写一篇拉比中心这样子,而是在他睡着的时候给他轻轻地盖上毛毯,就像他自己一直期待的那样。如此,对我而言,就已经很够很够了。真的。

最后说,兔子乖,(后)娘抱。=v=(殴打!

某秋于071229日。新年快乐。Mina桑。^^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